談天說地主旨 ﹝請按主旨作出回應﹞ 寄件者 傳送日期 由舊至新 由新至舊
[#1] 黃之鋒:九東DQ主任係七月初疫情大爆發期間,唔帶口罩唱K    
https://lihkg.com/thread/2125599/page/1

https://www.facebook.com/joshuawongchifung/posts/3182880825137737

我在昨天下午發了公開信給九龍東選舉主任蔡敏君女士,促請她在2020年7月26日正午12時或之前,以電郵回覆本人。
是我的帖文起了作用!蔡敏君確實回應了我的要求,在2020年7月26日早上11時發信給我,當中包括七條問題和十個附件,來信篇幅長度為眾多參選人之冠,充份反映政權鉅細無遺的政治審查。


一來不知蔡女士正在承受多大的政治壓力,周末加班工作是否需要入住安全屋;二來我留意到她作為政府高級公務員,在今個月初的第三波疫情爆發期間,仍不帶口罩參與私人唱K聚會(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200720/00176_082.html ),情況實在令人擔心。
無論如何,疫症肆虐,祝願蔡女士身體健康,我也會按時回覆,並公開回信內文。

blackspin
個人訊息 會員
219.xxx.xxx.24
2020-07-26 18:06
[#2] 黃之鋒:九東DQ主任係七月初疫情大爆發期間,唔帶口罩唱K    
黃之鋒 Joshua Wong
13m ·

【我已收到選舉主任蔡敏君女士的來信】

因應昨日有眾多參選人收到信件查詢,但我卻未收到任何問題,我在昨天下午發了公開信給九龍東選舉主任蔡敏君女士,促請她在2020年7月26日正午12時或之前,以電郵回覆本人。

是我的帖文起了作用!蔡敏君確實回應了我的要求,在2020年7月26日早上11時發信給我,當中包括七條問題和十個附件,來信篇幅長度為眾多參選人之冠,充份反映政權鉅細無遺的政治審查。

昨日有外國記者問我,這位選舉主任會否好像去年那位一樣,再度因病告假,導致要撤換DQ刀手。說實話,這個問題我也不懂回答。

一來不知蔡女士正在承受多大的政治壓力,周末加班工作是否需要入住安全屋;二來我留意到她作為政府高級公務員,在今個月初的第三波疫情爆發期間,仍不帶口罩參與私人唱K聚會(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200720/00176_082.html
),情況實在令人擔心。

無論如何,疫症肆虐,祝願蔡女士身體健康,我也會按時回覆,並公開回信內文。

——————————————————

以下是九龍東選舉主任蔡敏君女士的提問:

問題一、香港眾志以「民主自決」為「最高綱領」,而你曾長時間擔任香港眾志秘書長,直至2020年6月30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全國人大常委會)在2020年6月30日早上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香港國安法》)後,你於同日在臉書上發表貼文(附件一),宣布「退出香港眾志,並會以個人身份踐行信念」。同日稍後,香港眾志在臉書上發表聲明,指「香港眾志認為本會現時運作將難以持續,深感必需化整為零,眾人應以更靈活的方式繼續投入抗爭,現宣佈即日起解散及停止一切會務」。你亦沒有簽署選舉管理委員會為2020年立法會換屆選舉擬備的確認書。你是否同意,上述言行顯示,即使你退出香港眾志及香港眾志聲稱已經解散和停止一切會務,但其實你仍然有意繼續推動香港眾志的主張,包括「民主自決」,即包含以香港獨立作為其中一個選項的自決前途過程?

問題二、無論如何,你仍然有意繼續推動上述「民主自決」的主張,即拒絕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使主權,拒絕接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並主張改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這樣的行為如何符合你在提名表格作出聲明「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質要求?

問題三、我注意到,你在公開場合作出一些行為及發表一些言論,顯示 :
(i) 你及香港眾志自2016年起推動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其內容包括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而進行的制裁和損害香港特別行政區利益的措施;
(ii) 你在2019年9月曾到美國國會的一個委員會發言,促請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附件二);
(iii)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通過後,在2020年3月,你曾與一些人發起聯署致美國國務卿的公開信(附件三),要求美國政府對香港政府官員實施制裁,並就此在3月20日與美國駐港澳總領事會面及提交有關聯署信(附件四);
(iv) 於2020年3月27日,你在《華盛頓郵報》 撰文(附件五),促請美方在即將公布的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報告中必須有具體制裁方案;
(v) 你在與上述言行相關的臉書貼文中多次標示“國際戰線”及類似的用語。而你在 2020年6月19日的參選宣言(附件六)及 7月10日(附件七)的貼文中,表示有意延續“國際戰線”及邀請選民支持“國際戰線”。
請問:(a) 你現時是否仍有意繼續請求美國落實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相關制裁措施? (b) 你有沒有意圖請求其他外國政府推動類似的法律?

問題四、你在2020年3月29日的臉書貼文(附件八)及同日在《明報》發表的文章(附件九)中,提出要「把選舉戰線和國際戰線連結起來」。 你是否同意,你參加立法會選舉的目的,是包括要利用立法會議員的身份、職權及便利等,繼續推動你借助外國力量對中國及/或香港施加壓力?

問題五、無論如何,你上述有關請求外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官員實施制裁的言行,其實是借助外國力量對香港施加壓力,並讓外國干涉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內部事務。這樣的行為如何符合你在提名表格作出聲明「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質要求?

問題六、在臉書上一項日期為2020年7月15日,以你及另外15人名義發表,題為「抗爭派立法會參選人立場聲明」的貼文(附件十)中,你們聲稱「義無反顧的反對國安法」。 你是否同意,你上述的聲明 顯示你原則上反對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020年6月 30日通過並在同日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 特區實施的《香港國安法》,即反對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憲法》、《基本法》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及維護安全而制定的法律,並反對香港特區履行維護家安全的憲制責任?

問題七:你在2020年3月29日的臉書貼文(附件八)及同日在《明報》發表的文章(附件九)中,提出民主派 (即你現時在提名表格申報的政治聯繫)要「全面攤牌,搏政府停擺到肯回應『五大訴求」。而在臉書上一項更新時間為2020年6月11日,以你及另外32人及一個政黨名義發表,題為「抗爭派立場聲明書」的貼文(附件十一)中,你們呼籲有意參與「初選」者,公開簽署聲明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預算案,迫使首回應五大訴求......」。 你發表上述的言論和聲明,是否包括以下意思:除非特區政府回應你的訴求,否則你會(或你會聯同其他有同樣訴求並佔立法會過半議席的議員)否決所有政府向立法會提出的法案、議案及財政預算案?
blackspin
個人訊息 會員
219.xxx.xxx.24
2020-07-26 18:09
按照傳送日期顯示:由舊至新由舊至新  由新至舊由新至舊
最新資訊 - 影音
精準極致,狠勁到位 Pioneer SC-LX904 2021-04-17

最新資訊 - 汽車
最新「兩個」 Supercharging 超級充電站於九龍東正式啟用 2021-04-16

最新資訊 - 影音
發揮便攜耳擴系統最大優勢 Brise Audio YATONO-MINI LE 2021-04-16

最新資訊 - 影音
「AK4497EQ」解碼晶片+「響一」電容,SPEC 推出全新 Real Sound DA Converter 「RMP-DAC1」 2021-04-15